<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acronym id="k6gou"><center id="k6go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sup id="k6gou"></sup>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賀州歷史

——從臨賀故城談起

2020年03月02日15:37  來源:中國國家人文地理
 

       位于賀州市八步區賀街鎮的臨賀故城,滔滔賀江將故城一分為二,南至浮山,東至大鴨村,北至香花村,西至沸水寺,占地面積約10平方公里,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賀州,舊稱臨賀,史載綿長。漢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始置臨賀縣;三國吳黃武五年(226年),始置臨賀郡;至隋開皇九年(589年),改置賀州。清代顧祖禹《讀史方輿紀要》卷一百七記載:“元初毀天下城池,此城僅存。”從西漢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始設臨賀縣開始,到1952年賀縣縣城從賀街鎮搬遷至八步鎮,賀街鎮歷經2100余年。期間有臨賀縣、臨賀郡、臨慶國、賀州、賀縣等各種稱謂,但一直是桂東地區的縣、郡、州的行政治所。據考證,其故城城址有四處:大鴨村城址、長利村城址(洲尾城址)、河西城址、河東城址。

1934年《賀縣志》中的《縣城圖》

       大鴨村城址,位于賀街鎮大鴨村,始建于西漢武帝時期,是臨賀行政治所。城址呈長方形,東西殘長150米,南北殘寬100米。

       長利村城址,位于河東街長利村的洲尾,現殘存南城垣約300余米。

       河西城址位于賀街鎮河西村的臨江西岸,始建于東漢中晚期。初為長方形夯土墻,四面為版筑夯土墻。五代時期先屬后楚,后屬南漢。南宋德佑二年(1276年)修建城垛,四面辟門建敵樓,周圍開護城河。元、明、清沿用宋臨賀城,城墻曾多次修補。河西城址的西、北、南三面現殘存長約1100米的夯土城墻。城內主要以衙署、捕廳、文廟、書院等公共設施為主,輔以店鋪、民居。河西臨賀故城作為行政治所的年代達1900余年(從東漢初年至1952年),從其設計規劃來看,作為嶺南桂東地區行政治所的臨賀故城,已經具備了完善的行政、經濟、文化、宗教和防御等城市功能。

       明代后期,隨著經濟的發展,自發形成了與河西臨賀城相對的河東城。河東城沿臨江東岸而建,長達千余米,沿街騎樓式店鋪鱗次櫛比。現存有清代粵東會館、八圣廟、魁星樓以及古井、古民居等古建筑。明清以后,河東城逐漸發展成為商業貿易區,河西臨賀城則依然是行政、文化中心。

       臨賀故城作為嶺南桂東地區重要的縣、郡、州的治所,其歷史脈絡清晰,中原文化、湘楚文化與百越文化交互融合,文化遺存豐富多彩,各種古代城市的基本公共設施齊備,古城墻、護城河、衙署、學宮、書院、宗祠、寺廟等布局合理,具有重大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

文筆塔

       宗祠是血緣崇拜和血緣凝聚的象征,聯系血緣家庭和宗族的橋梁,家族精神信仰的皈依之地。賀街臨賀故城在不足1平方公里的范圍內,共保存了24姓的宗祠,最早的李氏宗祠建于明永樂元年(1403年)。據考察,在嶺南地區,賀街臨賀故城是宗祠修建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在全國也屬罕見。其中羅氏、劉氏、莫氏三個宗祠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由此可見賀街宗祠的悠久歷史及其價值。

       與別處不同的是,臨賀故城的宗祠聯宗范圍獨特,不局限族群、支系,其聯宗重在同姓。修建宗祠的捐贈芳碑顯示,捐款除同姓外,也有外姓人家捐助。尤其有特色的是,捐資的地域范圍分布廣泛,如王氏宗祠,捐資人來自賀街、桂嶺、鐘山、八步等地縣鄉(鎮);劉氏、李氏宗祠的捐資人除包含桂、湘、粵三省交界區域漢族同宗外,同姓的瑤、壯少數民族亦不少;鄧氏宗祠的捐資人不僅涵蓋本市以及湖南的桃川、大圩和廣東南豐、梅州等地同族人,而且鄧姓瑤族也直接參與。鄧氏整合各宗支的家訓、族規時,特別融入了瑤族鄧氏族規。逢年過節、初一十五的宗祠祭拜活動中,不僅漢族同姓前來,瑤族、壯族同姓亦前往祭奠。

宗祠祭祀

    “孰土人孰客人濟濟一堂皆我族,以仁率以義率綿綿百代妥先靈”的宗祠楹聯,表現出宗祠建設和宗族文化的巨大包容性。它把賀州這個多民族、多族群區域內同一姓氏中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群眾聯合起來,建構了以“姓緣”而非僅僅“血緣”“親緣”為紐帶的族群關系,創建了維護族群和諧的新機制。



(責編:趙亮、董菁)

无码Av岛国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