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acronym id="k6gou"><center id="k6go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sup id="k6gou"></sup>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廣元丨諸葛亮開劍門閣道

2019年03月20日17:02  來源:中國國家人文地理
 

       秦蜀之道雖于春秋戰國時已通,但因當時各種條件所限,這條初開之路在鋪筑時并未特別講究。應該只是順山勢、河谷的自然環境,稍加修整而已。這條道真正成為可通行旅的官府之道,要到蜀漢諸葛亮相蜀之后,最典型的事件就是擴展古金牛道,立劍門關的同時鋪劍閣道。

劍門雄峰壁立千仞

開古道先河

       劍閣道在《三國志》和《華陽國志》中都有明確記載。諸葛亮相蜀,在劍門關架設飛梁閣道,并立門設尉守之。“鑿石架空為飛梁閣道,以通行旅”說的就是此道也。

       劍閣道所處的地理位置非常險峻,通常說“小劍西去大劍三十里,連山絕險,飛閣通衢,故謂之‘劍閣’也”。劍閣道從劍閣老縣城開始經清江河到利州區寶輪鎮,沿白龍江而上到利州區三堆鎮白水關,再順山脊而走,過甘肅,到陽平關與金牛道匯合。這條道漢晉時一直使用,諸葛亮北進中原也用此道。到北周時,楊堅以“劍閣天險素為好亂者所據”為由,乃下令更開平道,毀劍閣之路,立銘垂戒。其道改由益昌西龍灣出發,經棧閣越山而過,至官店埡,下渡泥溪,上白衛嶺,抵高廟鋪,經志公寺而入劍門關。直到唐文宗開成四年(839年),劉禹錫、石文穎修治秦蜀驛道后,行者才多行金牛道而很少再從清江而走劍閣道了。

       這條閣道引起過不少考察者的懷疑,甚至只承認后來修筑的由志公寺越大劍溪,上七里坡鐘會故壘,再登高廟鋪的那條金牛道。但前人的記敘讓我們確信了劍閣道沿劍溪而出的走向。

       清道光年間,據昭化縣令李元在《蜀水經》中記載,大劍溪峽谷石崖上還存有棧道石孔,可見劍閣道是沿大劍溪架設的。最初的劍閣道只是指劍門關一段的道路,后因諸葛亮在蜀漢建興年間率兵北伐,對金牛道的棧閣進行了大規模的擴建,故后來的史學家們也將金牛道稱之為“劍閣道”。

劍閣道

賞古道奇觀

       諸葛亮開創劍閣道建設之先河,那么他首創的劍閣道到底是什么模樣呢?《史記·高祖本紀》注:“棧道,閣道也,險絕之處,傍鑿山巖,而施板梁為閣。”諸葛亮《與兄謹書》云:“其閣梁一頭入山腹。其一頭立柱于水中,設以橫木,鑿崖孔而入之,豎木立于水中或崖間以撐之。如是并列,施板于橫木之上,如橋閣然。”諸葛亮雖做了詳細的描述,但并不能讓讀者完全明白。現在雖然在大、小劍山之間的大劍溪沿岸再也找不到當年的痕跡,但古代先賢給我們留下的丹青畫卷,卻讓我們能夠目睹當年劍閣道的恢宏和壯觀。

       明代大畫家仇英所繪制的《劍閣圖》,非常清楚地描繪出了劍閣道當時的景象。劍閣道不僅是沿劍溪陡峭的山崖而造,而且多次跨越大劍溪、順山勢盤旋曲回而上,從深谷遞次登臨劍門關隘口。閣道凌空于絕壁,棧橋橫臥于溪水,真是一派驚心動魄的景象。在圖中,我們還清楚地看到懸崖棧道的飛梁都較長,每根橫梁都在棧板之外露出一段,在露出的部分豎立木柱,并貫以橫木用以固定棧板,在棧道的橫梁下有支撐飛梁的配件。

明代仇英的《劍閣圖》

       棧橋則用密集的樹干并列豎立于劍溪河中用石塊壘砌成的石墩或石梁上,將豎木放置在露出水面的基石之上,以防止水長期浸泡而腐爛。在并列豎木上邊接近橋面的地方,以橫木或斜木將眾立柱固定下來,從而形成排架式橋柱,然后在柱頂搭木梁、鋪木板,將板、梁及排柱連接成整體,這樣既可穩定立柱,又固定了棧板,使整個棧橋不搖晃、不傾斜。為了行人及車馬的安全,橋面兩側還設圍欄。就在這段盤旋而上,幾乎處于云間的棧道上,有眾多的人和馬在通行,從他們的表情可聞其贊嘆之聲,從他們行動自如的體態可知其安全。這樣的場景描繪,不僅讓我們看到了堅固而精巧的凌云棧道,而且清楚地展示了此道的功能和作用。

       還有明代大畫家謝時臣的《蜀道難》,也有描繪劍門關的棧道。此圖上可見的棧道仍為兩種:一是絕壁上的棧閣道,二是柵欄式棧橋。在平緩的山谷里,還可見山崖溝壑間人工開鑿的石棧、石級。棧橋仍是豎排立柱架于劍溪中,做法與上圖基本一致。但飛梁閣道的飛梁下所用的輔助支撐物更加密集,并且還可見兩層的結構。從險峻的石崖、深谷以及矗立于飛云白霧中的劍門關樓,可看出古時的劍門關口一帶,不僅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險要,而且可體會到“上有六龍回日之高標,下有沖波逆折之回川”的危崖氣勢。李白“連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掛倚絕壁。飛湍瀑流爭喧豗,砯崖轉石萬壑雷”的描述,也正是對劍門關地理地貌的寫真之詞。

明代謝時臣的《蜀道難》

       路經劍門的詩人千千萬,他們無不留下對劍門的贊美之詞。在這些詩詞歌賦中,有皇帝的感慨,有官宦的稱道,有豪杰的自勉,他們各自從不同角度描寫了劍門的山川奇秀、古道險要。這些飽含著劍門山水靈氣的詩詞,塑造著劍門山水魂魄的歌賦,都是從寫作者血液里流淌出來的神韻,作品不僅給我們傳遞了劍閣、劍門關、劍閣道的奇絕,也傳遞了中華民族不朽的創造精神。

(責編:賈蔚雯、張葳)

无码Av岛国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