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acronym id="k6gou"><center id="k6go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sup id="k6gou"></sup>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廣元丨三國重鎮古葭萌

2019年03月20日16:56  來源:中國國家人文地理
 

       距今約2400年前,葭萌為古蜀國苴侯的封地,稱“苴侯國”,開明王朝曾在此筑都邑土費城。秦滅蜀后,又在此置葭萌縣。被蜀、秦兩個王朝都納入國之重地的葭萌,到三國時更是蜀漢王朝開創基業的重鎮。

蜀漢搖籃

       東漢末年,皇帝腐敗,宦官專權,朝廷橫征暴斂,豪族瘋狂兼并土地,農民大量破產流亡,淪為流民,農民起義軍開始奮起反抗。當時英雄輩出,豪杰結盟。天下分治的局面已勢不可擋。西漢景帝的兒子中山靖王劉勝的后人劉備,在長達20多年的混戰中,逐漸崛起,成為有一定軍事實力的割據政權。

       劉備雖然借得了荊州一塊好地方,但卻不能以此為都邑稱霸一方。就在他四處尋求安身創業基地的時候,一個偶然的機會讓他激動萬分。劉備受益州牧劉璋之請,自領步卒萬人,沿長江入蜀,從嘉陵江至涪江而上達“涪城”(今綿陽),與劉璋相會共謀抗擊漢中張魯之計。二人一見面便相互謙恭而語。劉備“推劉璋行鎮西大將軍領益州牧”,而劉璋“推先主(劉備)行大司馬領司隸校尉”。到后來,劉璋還為劉備增兵,又將駐扎在白水關的軍隊(即駐扎在今青川縣沙州鎮白龍江一帶的軍隊)交與他調遣管轄。劉備并軍3萬余人,還垂手得到了很多車甲器械、糧草軍需。他心中暗暗盤算將來,告別劉璋,自領軍北行到葭萌(今昭化區)駐扎下來。

       劉備得到如此理想的寶地,便開始籌劃他的帝王理想。他并不急于去討伐張魯,而是在葭萌“厚樹恩德,以收人心”。伺機奪取益州,以圖大謀。

       此后,劉備以葭萌為基地,通過三年的奮戰,克涪城,破雒城,最后取得成都,自領益州牧。初成了“天下三分”的格局。

昭化古鎮示意圖

昭化漢城墻遺址

北伐前哨

       劉備定都成都后,為穩定漢中一帶的防衛,鞏固益州的安全,不僅將葭萌改作“漢壽”縣,繼續將此作為蜀漢政權不斷擴大的基地。而且北向漢中,掃清曹魏在秦嶺以南的勢力。到建安二十四年(219年)秋,劉備采用法正之計,斬殺夏侯淵,將漢中城池完全掌控于己手。在此期間,劉備受眾將之推自立為“漢中王”。從此,漢中南鄭到葭萌一線,都成為蜀漢轄區,以葭萌為中心的蜀北地區已構成北伐曹魏的牢固基地。在這種局勢之下,劉備受眾將之舉,于221年在成都武擔山之南即帝位,國號“漢”,年號“章武”。史稱“蜀”或“蜀漢”。由此,“天下三分”局勢底定。

       在以后的43年時間里,蜀漢以諸葛亮為丞相的一團賢士虎將,先是平定南方四郡,穩定成都周邊諸侯,然后又回師葭萌,以圖一統中華,恢復漢室之大計。劉備雖因征東吳而死,但諸葛亮自白帝城接受先帝之托后,不忘先帝遺志,一直著力北伐之事。他以葭萌為北伐軍事重地,在此建糧倉、設兵庫、造木牛、屯重兵、筑關隘、固城池。在他親自謀劃和指揮下所建的葭萌關、天雄關,以土石雜混夯筑的護城高墻至今仍存,這些遺跡不僅見證了那段滄桑歷史,而且也為現代人展示了當年葭萌這塊寶地為蜀漢興盛所做的貢獻。

       諸葛亮舉兵北伐,六出祁山雖未了夙愿,累死于前線,但后繼之人姜維、蔣琬、費祎等重臣并沒有放棄先師重托,包括后主劉禪在內,仍派遣大將軍費祎屯兵漢中,開大將軍府于葭萌,繼續以葭萌為北伐前哨的最高總指揮部。

三國遺跡

       從劉備在葭萌屯兵開始,這塊土地便成了蜀漢文武忠良的用武之地。他們在此浴血奮戰,鞠躬盡瘁。葭萌,不僅一開始就是眾兵的屯駐大營,將帥的謀劃府廷,而且也是將帥們施展才干,為國立功的戰場。他們的英雄膽識,葭萌的山水可以作證;他們的英靈亡魂,葭萌的黃土可以收存。

       這里也留下了許多與蜀漢英雄相關的遺跡,如牛頭山上的“姜維井”,張飛夜戰的“戰勝壩”,舉行慶功的“擺宴壩”,為國捐軀而葬于此地的鮑三娘……都是一段段蜀漢史話。近年還在這里發現了大片的漢代墓葬,從墓里出土的上萬件器物中,有大量的兵器隨主人而留在了葭萌的黃土之中。

       蜀漢的興亡與葭萌的歷史緊緊相連:它的太極山水,它的關隘城池,它的水陸交通,它的秀美山川,包括都市的營造格局,特殊的街面鋪設規矩,都為蜀漢歷史染上了神秘的色彩,書寫了壯麗的詩篇。有人說:“無葭萌則無蜀漢,無葭萌則無三國鼎立。”是的,葭萌就是一首《三國演義》的主題曲。

廣元三國遺址分布詳情

葭萌石牌坊

(責編:賈蔚雯、張葳)

无码Av岛国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