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acronym id="k6gou"><center id="k6go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sup id="k6gou"></sup>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莆田丨海上絲綢之路集散地

2019年03月20日16:13  來源:中國國家人文地理
 

  莆田是海上絲綢之路過往商舶蕃客的重要貿易口岸。莆田優良的港灣條件成就了古往今來絲路揚帆、商賈輻輳的繁華盛景。早在唐代,白湖、秀嶼、江口等口岸已經是地方貨物流通的重要口岸。

  及至宋元,白湖、寧海、太平、楓亭、江口、三江口、吉了等港成為海外船舶聚集之處,對外貿易繁榮,尤以白湖、寧海為最。白湖港航道寬暢,內接內河貨運,外連海道商船,成為莆田、仙游、興化三縣的貨物集散地。商船云集,商人絡繹不絕,“常航南粟至莆”,白湖港成為興化最大的對外貿易港口。輸出的商品以蔗糖為主,輸入的商品以大米為主。

  元代,朝廷實施鼓勵商業的政策,促進了興化商貿的發展。莆田的涵江、迎仙、寧海、白湖、梯吳、浮曦等處的商業集市逐漸繁榮。興化城的南門和西門均有米圩和水果圩集市,農產品貿易持續發展。特別是黃石商業集市,“貨物充斥,買賣旁午”,出現了“土苧、麻、棉、細布、飲食糕餅、鹽子店、漁牙行棧、中醫藥鋪、土紙、土制糖、南北京果、山貨、杉木行、鑄造和陶業”等十多個行業,成為元代興化境內最為繁榮的商貿中心。

  宋元對外貿易,以荔枝干、瓷器、蔗糖、海鹽等貨物為大宗。據北宋蔡襄《荔枝譜》記載,荔枝干制品更是行銷海內外,“水浮陸轉,以入京師,外至北戎、西夏。其東南舟行新羅、日本、琉球、大食之屬,莫不愛好,重利以酬之”。而以莊邊窯址、云居破窯山窯址為代表的青瓷和青白瓷窯址,以及沿海地區不少水下沉船遺跡,更是有力地說明了宋元海上陶瓷之路上的“莆田制造”。

  明代中期之前,莆田的商業中心在黃石。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以后,由于倭寇襲擾,黃石遭到破壞,商業中心乃移至涵江,遂使“涵江商貿進入鼎盛,商賈挑夫云集。且仕途典盛,郡人入都或赴任,多由涵江經過,帶動酒肆、菜館興盛”。明末,涵江商貿更加繁榮,據明弘治年間周瑛、黃仲昭的《興化府志》記載,“涵頭市,長三里許,人家稠密,商賈魚鹽輻輳,為莆鬧市”。明代的寧海港成為閩中與江浙、東南亞各地貿易的海運中心和商貿中心,大量出口桂圓干、紅糖、砂糖、竹編、漆器等產品,興化商人聞名海內外。

  清末,三江口被辟為對外通商口岸后,與日本貿易活躍,常從日本進口紡織品和日用百貨,出口則是傳統的桂圓干、食糖、毛豬等優勢產品。三江口是近代福建對外貿易的重要口岸,其腹地涵江成為新興的閩中商貿中心,因而有“小上海”之美譽。

  海外貿易的發達,也催生了莆田的造船業。宋代興化軍是“福建四大造船中心之一”。據史書記載,宋代興化的造船匠掌握了全國一流的造船技術,可制造大型海運帆船,“船面寬達八丈以上”,通稱“艚”或“舟宗”,懸掛3面至13面船帆,載重量達100噸。由于興化境內造船業非常發達,所以福州、福清等地的商人都到興化租賃船只。

宋至清時期莆田對外貿易范圍及進出口商品種類示意圖

莆田窯址出圖器物

(責編:賈蔚雯、張葳)

无码Av岛国片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