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acronym id="k6gou"><center id="k6gou"></center></acronym>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sup id="k6gou"></sup>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acronym>
<acronym id="k6gou"></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acronym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acronym>
<rt id="k6gou"><small id="k6gou"></small></rt>

廣元丨嘉陵江戰役與紅軍渡

2019年03月20日15:12  來源:中國國家人文地理
 

       紅四方面軍貫徹中央“鉗制劉(湘)敵,而集中紅軍全力向西線進攻”的戰略方針,策應了中央紅軍入川,走出了長征的第一步。

       1935年2月,敵人占領了嘉陵江東岸的蒼溪、閬中、儀隴等地。紅四方面軍為勝利實現渡江計劃,派出大批的偵察人員,搜集敵人江防情報。根據偵察到的情報和敵人兵力分布形勢,紅軍決定從蒼溪、閬中約50千米的沿江地段,采取多路突擊、重點突破的辦法偷渡和強渡嘉陵江。徐向前為整個渡江戰役的總指揮,王樹聲任副總指揮,陳昌浩在東線指揮紅軍及地方武裝牽制敵人。

強渡嘉陵江

       嘉陵江上的船只全部被川軍在西逃時掠走或燒毀,紅四方面軍總部動員一切力量,在短期內自己動手造渡船。1935年3月28日夜,西北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張國燾、總指揮徐向前、副總指揮王樹聲、三十軍政委李先念等在塔子山后的譚家大院直接指揮戰斗。在塔山灣主渡口,紅三十軍八十八師二六三團兩個營和水兵連迅速登上小船,乘風破浪,駛向對岸。這段河防的守敵是何德隅部的陳澤仁營,待紅軍突擊隊摸掉三道崗哨,逼近陳營,向東岸紅軍指揮部發出信號時,敵人才發覺紅軍渡江,慌忙向紅軍射擊。陳澤仁聽到槍聲倉皇奔出營部,剛到門口就被紅軍戰士擊斃。這時,沿江防線以密集火力封鎖大江,塔子山紅軍炮兵立即向敵人的江防據點轟擊,配合機槍壓制敵人的火力,掩護突擊隊強渡。

       突擊隊登岸后,全殲守敵一個營。渡江部隊另外兩個連也從杜家場、孫家侖等處勝利搶上對岸,向敵人左翼杜里壩迂回,占領敵人一個營的沿江防區,緊接著攻克了趙家山、楊家壩。29日拂曉,紅三十軍八十八師第二梯隊兩個團一路從趙家山出擊,經高城山攻盤龍廟,擊斃敵團長陳宗樸,攻克盤龍廟和鳴羊寺;另一路從楊家壩出兵,經崗柱背猛攻東青場。守敵不支,向閬中思依方向敗退。紅軍乘勝追擊,擊傷敵旅長陳繼善,擊斃敵營長江文欽、賀占云,擊退陳繼善旅。敵軍趕來增援的王志遠一個旅在八廟場后金龜山被紅軍七十四團和三十軍第二梯隊擊潰,被迫向閬中方向敗退。

       塔子山主渡口強渡成功后,紅軍隨即在蒼溪縣附近的謝家坡、臨江坡架設竹筏便橋,大隊人馬通過竹筏便橋順利渡過嘉陵江。

       紅軍除在主渡口強渡外,紅四方面軍在蒼溪以北的鴛溪口、蒼溪澗溪口等嘉陵江沿岸北起紅巖寺、南至青牛廟的50余千米長的幾個渡口同時強渡過江。紅軍主力突破嘉陵江防線后,國民黨上下驚恐萬狀,1935年4月2日,蔣介石將四川“圍剿”第三路總指揮、第二十九軍軍長田頌堯撤職查辦。

紅軍渡

      1933年紅四方面軍進入蒼溪縣,蒼溪縣有3萬多人參加紅軍,6000多名英烈浩氣長存。2001年“紅軍渡”被中宣部命名為“全國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紅軍渡風景區還是全國100個紅色旅游經典景區之一,也是國家級愛國主義教育示范基地。2015年8月13日,在全國“薪火相傳,再創輝煌”長征精神紅色旅游火炬傳遞中,作為四川省唯一的、全國6個火種采集點之一,蒼溪紅色旅游地標建成。

徐向前元帥嘉陵江戰役指揮所舊址

紅四方面軍強渡嘉陵江主渡口——紅軍渡

(責編:賈蔚雯、張葳)

无码Av岛国片在线播放